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學術咨詢服務

關于現階段“課程思政”的理論成果與實踐探索研究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0-11-13
摘要:我國高等教育要實現立德樹人這一根本任務,必須實現從傳統的思政課程向課程思政轉變。課程思政旨在將思想政治教育寓于通識課程與專業課程之中,深度挖掘所有課程的德育
職稱論文發表

  摘要:我國高等教育要實現“立德樹人”這一根本任務,必須實現從傳統的“思政課程”向“課程思政”轉變。“課程思政”旨在將思想政治教育寓于通識課程與專業課程之中,深度挖掘所有課程的德育資源,最終形成“三位一體”的育人體系。高校對“課程思政”的探索不斷取得新成果,但是完備的理論體系還沒有形成,可以效仿的經驗模型有待進一步開發。因此,有必要從現有的理論研究成果和成功的實踐經驗兩個層面進行綜合研究,從而促進高校的思政教育體系改革的推進。

高教學刊

  本文源自高教學刊,2020(34):169-172.《高教學刊》(半月刊)創刊于2015年2月,雜志是經中國新聞出版總署備案的學術期刊?!陡呓虒W刊》辦刊宗旨:刊發高等教育教學與高教理論研究成果,交流高校教學與建設的改革措施和實踐經驗,探索高等教育管理創新思路,為高校和教學管理人員提供學術交流平臺。

  一、“課程思政”研究的必要性

  隨著我國社會主義經濟體制改革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一方面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另一方面我國傳統的文化生態環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尤其是西方國家的享樂主義和利己主義思想從多維度腐蝕著我國的社會主義道德文化建設。當代大學生作為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接班人,面臨著比以往更為復雜的國際環境和外部誘惑,因此其德育培養就顯得格外的重要了。黨的十八報告指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全國的高校政治思想工作會議上指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關系高校培養什么樣的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為誰培養人這一根本問題。要把立德樹人作為中心環節,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實現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努力開創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的發展新局面[1]。這一論述為今后我國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指明了方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課程思政”這一概念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逐步形成的,它的出現為解決我國高等院校思政教育中長期存在的“兩張皮”難題和“孤島”困境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但是“課程思政”作為一種新的有關思想政治教育教學的觀念,還存在著諸多需要完善的方面。比如,目前對“課程思政”還沒有規范準確的概念,也沒有可以完全復制遷移的實踐范本,也沒有形成完整的頂層結構設計等。因此對當前“課程思政”的理論與實踐進展進行綜述形式的研究顯得格外的重要。

  二、“課程思政”現有成果研究

  (一)“課程思政”的理論研究

  學者趙繼偉在其論文[2]中,從“課程”與“思政”兩個側面理解“課程思政”的內涵。首先,該學者認為“思政”一詞包含“思想政治”與“思想政治教育”兩重含義,其中前者不是指具體的思想政治工作、思想政治理論以及思想政治課程,而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后者也不能簡單的理解為“思想政治教育職業”或者“思想政治教育專業”,而是指“思想政治教育(實踐)活動”。其次,該學者認為高校的“課程”建設既要包含理論課程,也要包括實踐課程。當高等教育中將“課程”與“思政”兩者融合時便類似于教育學中的“學科德育”,即將“德育”融入思想政治課程、通識課程以及專業課程的始終。文章中還對“課程思政”與“思政課程”這兩個概念的不同進行了簡要的闡述,作者認為前者對后者不是包含、升級和替代關系。并且該文指出,“課程思政”不是一種創新的理念,而是將“大思政”和“隱性思想政治教育”等理念在課程教學中的實際應用。最終趙繼偉將“課程思政”的涵義解釋為,“依托、借助于專業、通識課而進行的思想政治教育實踐活動。”

  文章[3]從教育理念、教師隊伍建設以及思想政治教育機制等方面入手,分析了當前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中存在的“孤島”現象和“兩張皮”現象產生的原因。文章將阻礙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發展的最終原因歸結為,沒有樹立起“全課程、全員育人理念”。課程改革應當是推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中心環節,堅持課堂作為“德育”的主陣地,將思想政治教育貫穿于整個課堂的教育過程中。換而言之,就是要將“立德樹人”作為教師開展教學工作的重要職責,將“課程思政”作為高等院校進行思想政治教育改革的重要探索。文章針對上海市的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改革的經驗進行了系統的總結,認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改革必須要將突出顯性教育與隱性教育的融合作用,才能實現“思政課程”到“課程思政”的創造性轉化。顯性課程是指“4+1”,即四門思想政治理論課程與一門形勢政策課程,隱性課程包含了通識課程與各學科的專業課程。前者作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核心課程,注重的是主流價值的引導作用。后者則是在知識傳授過程潛移默化的實現“德育”。最終通過顯性的思想政治課程與其他隱性課程的協同教育,實現課堂教學的全方位、全過程、全員的三位一體育人體系。

  學者賀武華在其文章[4]中指出“課程思政是思想政治教育改革的產物,也是落實時代要求的必然結果。”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務在于“立德樹人”,這就要求身為社會主義教育者的高校教師能夠將思想政治教育這把“鹽”溶于教育教學這盤“菜”中。這就必然要求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理念由“思政課堂”向“課程思政”的轉變。賀武華認為,由“思政課程”理念向“課程思政”理念的轉變是適應于思想政治教育規律的,是對思想政治教育本質的準確把握。高等教育工作要想實現這一轉變,必須處理好三對關系,即要處理好顯性教育與隱性教育的關系、教學內容與教學方法的關系以及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關系。打破傳統的思想政治課程與專業課、通識課程的壁壘,實現全課程協同育人格局,充分挖掘專業課和通識課程的思政教育資源,才能處理好顯性教育與隱性教育的關系。傳統教學中通常忽視專業知識中的“德育”內容,使得思想政治的內容長期停留于思想政治課堂內。因此要想充分挖掘專業課的思政資源,就必須將“德育”內容通過合理的教學手法融入專業課程中。賀武華認為,人的全面發展需要以工具理性為基礎的同時以價值理性為導向。實際上追求的是,“教學作為認為的而又為人的社會實踐活動,需要‘求真’的科學精神,更需要‘求善’的人文關懷”[5]。

  學者韓憲洲在文章[6]中將“課程思政”視為是對習近平總書記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重要指示的領會,抓住了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規律、教師教書育人的規律和學生成長的規律,是現階段高校關于思想政治工作改革的重要舉措。同時韓憲洲認為,“課程思政”建設的關鍵在于如何把握好認識、實踐和制度三個維度的問題。提高認識的主要途徑是不斷地學習習近平同志關于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論述,并使之指導教育教學實踐。深化實踐需要厘清“思政課程”與“課程思政”的關系,要深刻認識“課程思政”與“專業思政”的一體性,同時要對“課程思政”的效果能夠進行有效的評價。制度是根本,從宏觀方面來看需要持續的完善“課程思政”的頂層設計和高校人才培養教育體系的制度設計。從中觀層面來看,學校黨政機關和教師要承擔立德樹人這一根本任務,執行嚴格的責任落實制度。從微觀層面考慮,需要為教師展開“課程思政”創造教學研究的環境。

  上述的實例是關于“課程思政”理論的代表性研究,但是“課程思政”的理論研究不僅限于上述實例的內容。目前大部分關于“課程思政”的理論研究,主要將論述的中心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1)關于“課程思政”是否是一種新的理念展開討論;(2)對“課程思政”與“思政課程”的關系進行研究;(3)從理論層面探索“課程思政”的具體實施辦法;(4)分別從高校、教師和學科等不同層次研究“課程思政”的建設目標與內容等。當然,關于“課程思政”的理論研究并不局限于本文所述的幾個方面,它也是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事業一起發展和不斷豐富的。

  (二)上海高校關于“課程思政”的實踐探索研究

  “課程思政”這一理念的提出是源于上海市在2014年出臺的《上海高校課程思政教育體系建設專項計劃》,這一計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落實上海市教育綜合改革方案。因此上海市的許多高校成為了最早一批研究“課程思政”,并且進行實踐探索的高校,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其他地區的高校針對“課程思政”提出的教育教學改革和實踐方案,或多或少都借鑒了上海高校的經驗。

  上海地區從2014年開始進行“思政課程”向“課程思政”教育改革的探索,逐步形成了以通識課程、專業課程與思想政治課程同向同行的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同時,上海市根據各高校的特點創建了“4+1+X”的特色教育體系,“4+1”是指四門思想政治必修課和一門形勢政策課程[7]。思想政治必修課是我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主陣地,主要是以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學說內容為教學主體,旨在為大學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形勢與政策主要是通過結合新時期國際形勢來幫助學生了解我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取得成果以及面臨的困難,從而提升大學生的社會主義自豪感和民族自信心,同時幫助他們樹立為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事業的奮斗信念和理想。“X”則屬于高校根據自身需求所開設具有特色的思想政治教育選修課程。這些課程又因以“中國”為主語,所以又被稱為“中國系列”思想政治選修課。自推行“課程思政”教育改革以來,上海高校形成了“一校一特色”的中國系列課程共計60多門。“中國系列”課程以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核心使命,注重以知識教育為載體從不同角度對新思想進行講解,通過使用不同的教育方式潛移默化的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寓于課堂教學當中。

  上海大學作為上海首個思政課程教學改革的高校,其“大國方略”通識課程一經推出便獲得了學生的熱烈歡迎,成為了網紅課程。上海大學還不斷的推陳出新,先后又創建了“創新中國”、“創業人生”、“時代畫音”等一系列具有創新性的通識課程[8]。這些課程除了通過聘請人文社科類的知名教授作為授課教師,還邀請不同學科不同領域的頂級專家進行專題式教學。上海大學思想政治教學改革成功的經驗可以總結為“接地氣”和“高大上”。所謂“接地氣”主要是指在價值引領的同時注重教育內容和教學方式符合學生需求和特點,比如在“創業人生”課程中,邀請創業者分享經驗。“高大上”是指思政教育內容不僅具有國際視野、科技前沿和藝術性,還指授課者具有“明星”效應。上海大學的思政教學改革為“課程思政”開創了示范模式,迅速的輻射到上海各大院校。不同學校結合自身實際相繼開設了具有學科優勢的“中國系列”課程,比如同濟大學開設的“中國道路”課程、上海交通大學開設的“讀懂中國”課程、復旦大學的“治國理政”課程、上海海事大學開設的“走向深藍”課程以及華東政法大學開設的“法治中國”課程等[9]。上海市進行的“課程思政”教學改革之所以能夠迅速獲得推廣和成功,主要經驗可以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課程教學改革目標明確,即以宣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為最終目標;教學內容具有鮮明的學科特色,即授課內容以學校自身特色和優勢專業為基礎;課程建設定位高標準,即聘用名師授課打造專題教學團隊,并以建設精品課程為建設目標等;學校統籌規劃作為教學改革,即學校黨委領導教學改革,合理調用各部門的管理和教學資源傾力推進“課程思政”改革等。

  (三)專業課程中課程思政的實踐探索

  課程思政是要將思想政治教育融入教育活動的全部過程中去,由于專業課程是目前學校教育活動中最為常見的,也是師生參與最為頻繁的教育活動,因此如何將課程思政與專業課程高效融合是高校教育面臨的一個重要課題。由于不同的專業課程,在課堂實踐和知識獲取過程中存在著千差萬別,因此必須因地制宜的制定思政教育的策略,否則會導致教師生搬硬套,學生反感厭學的現象。本節將總結一些經典的成功案例,以探索專業課程中實現課程思政的可行途徑。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陳衛民等老師在教授微生物專業課時,從病毒的寄生環境和危害入手,并結合了人類歷史上幾次抵抗病毒災難的過程,進而闡述了科學家們如何為了人類命運做出的巨大犧牲[10]。在課堂教學中,教師將人類與病毒抗爭史中具有代表性的故事,如愛德華·琴納與天花病毒、巴斯德與狂犬病毒、斯坦利·普魯辛納與朊病毒等進行了生動的描述,成功的吸引了同學們的學習熱情。其中,巴斯德的故事還想向學生們傳遞高尚的愛國主義精神。巴斯德在做科學工作的過程中,始終將祖國利益放在首位,不計較個人得失,他成功的闡述了如何將科學主義與愛國主義完美統一。這樣生動的課堂授課方式,讓同學們在學習專業知識的過程中,潛移默化的學習了前輩們的奮斗精神,不僅能夠幫組學生培養艱苦奮斗,不畏艱險的品質,而且也有助于青年學生認清自己的社會責任,摒棄學習中存在的功利主義思想。

  西安工業大學的鄧立兒老師以應用光學為例介紹了,如何在專業課程中展開思政教育的經驗[11]。該老師認為在向學生傳授知識的過程中需要深挖知識點內涵,以科學發展和工程實踐為背景,向學生講述其中蘊含的人生哲理,幫助學生理解職業道德規范和內涵,以使其形成良好的職業素養。在課程教學中,教師以“中國天眼”為例講訴了這項享譽世界的天文工程的建設經過,其中著重描述了中國科學家和工程師們的不懈努力、勇于創新和堅忍不拔的科研精神。這一案例不僅教授學生如何去做科研,更激勵了學生們的愛國熱情和強烈的民族自豪感以及自信心,從而在學生的內心深處埋下了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奉獻青春的理想種子。鄧老師還在文章中指出,應在教學考核中引入思政內容的考核機制,這樣才能真實反映思政教學的效果。

  燕山大學的余為老師在教授理論力學課程中對思政教育也進行一些具有參考價值的實踐探索[12]。余老師在文章中指出每一個知識點背后隱藏著豐富生動的故事,每一個理論包含了科學家們的心血。因此教師需要在講授知識的同時了解背后的故事,但又要密切聯系現實生活中的經驗,才能更接地氣。他在秋季課程中通常由中秋節引申出中國古老的二十四節氣的知識點,讓學生們感受中國古老文明的輝煌和勞動群眾的智慧。同時,從力學角度出發給學生分析日?;顒又心男┻\動存在物理意義上的危險,以指導學生在假期中進行安全活動。同時在授課時,還會提醒學生們要守孝道,能夠體諒和尊敬父母等。最后,他還指出老師的自身修養是感染學生的重要手段,因此教師也要做好自身的思政教育。

  以上幾個例子從不同的角度反映如何在專業課程中進行思政教育,有的是隱晦形式,有的是顯現形式。但總體來講可以分為如下幾種:一個是,挖掘知識背后的具有模范價值的故事;一個是,用接地氣的形式引導學生的思想觀念轉變;一個是,教育學生的同時,授課者應不斷提高自身修養,做到以身示范。

  三、“課程思政”的理論內涵與經驗總結

  “課程思政”作為一種教育理念,其內涵是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指導、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任務,以學校的全部課程為育人載體,將思想政治教育寓于教育教學活動的全過程中,挖掘包括思想政治課程、通識課程以及專業課程在內的所有課程的思政教育資源,最終形成全員、全過程、全方位的“三位一體”思想政治教育體系。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實現從“思政課程”到“課程思政”的轉變主要關乎宏觀層面、中觀層面以及微觀層面等三個層面的工作。宏觀層面主要是完善思想政治教育體系的頂層設計,將德育提高到新的水平;中觀層面,學校黨委和行政機關制定符合實際的管理制度,尤其是“德育”教育教學效果評價機制,合理規范的評價和激勵制度直接影響教學改革的實際效果和持續性;微觀層面,改變教師對傳統課堂德育的固態思維,組建跨學科的思想政治教育教學和研究團隊,打破思想政治課程與通識課程、專業課程之間的壁壘,實現價值引領融入知識傳授之。

  參考文獻:

  [1]習近平在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上強調: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開創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新局面[N].人民日報,2016-12-09(1).

  [2]趙繼偉.“課程思政”:涵義?理念?問題與對策[J].湖北經濟學院學報,2019,17(02):114-119.

  [3]高德毅,宗愛東.從思政課程到課程思政:從戰略高度構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課程體系[J].中國高等教育,2017(01):43-46.

  [4]賀武華,張云霞,楊小芳.“課程思政”育人方式轉變應處理好三對關系[J].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14(06):60-64.

  [5]徐繼存.教學技術化及其批判[J].教育理論與實踐,2004(03):48-51.

  [6]韓憲洲.深化“課程思政”建設需要著力把握的幾個關鍵問題[J].北京聯合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17(02):1-6+15.

  [7]董楊華.上海高校“中國系列”課程建設的實踐探索與創新[J].文教資料,2019(04):169-171+63.

  [8]楊涵.從“思政課程”到“課程思政”———論上海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改革的切入點[J].揚州大學學報(高教研究版),2018,22(02):98-104.

  [9]張正光.“思政課程”與“課程思政”同向同行的邏輯理路[J].思想政治課研究,2018(04):16-19+5.

  [10]陳衛民,林雁冰.微生物專業教育與思政教育結合的實踐探討———以病毒為例[J].教育教學論壇,2019(52):41-43.

  [11]鄧立兒.“應用光學”課程思政教育的探索與實踐[J].教育現代化,2019,6(87):292-293.

  [12]余為.理論力學課程中的思政教育探索[J].教育教學論壇,2019(52):39-40.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排列7开奖时间 棋牌游戏平台送彩金 极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北京快三开奖怎么玩法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大圣捕鱼最新手机版下载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免 国标麻将胡牌番数要求 爱玩斗牛百度版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遗漏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上海麻将怎么打容易赢 德州麻将怎么算胡 金牛棋牌新版本下载 六合快报一肖二码默认版 青海福彩快三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