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學術咨詢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學術咨詢服務

全球治理視域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0-11-20
摘要: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應對全球治理難題提供了現實路徑,為創新全球治理模式提供了嶄新方案,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走向世界的新征程。黨的十八大以來,為了應對人類發展和世界
職稱論文發表

  摘要: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應對全球治理難題提供了現實路徑,為創新全球治理模式提供了嶄新方案,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走向世界的新征程。黨的十八大以來,為了應對人類發展和世界治理中的困難與挑戰,中國共產黨人致力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推進,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引領下,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在創新全球治理機制的實踐中取得了豐碩成果。

理論探討

  本文源自《理論探討》雜志,于1984年經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批準正式創刊,CN:23-1013/D,本刊在國內外有廣泛的覆蓋面,題材新穎,信息量大、時效性強的特點,其中主要欄目有:黨建研究、爭鳴與探討、政策學研究等。

  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價值

  一直以來,社會主義是在對資本主義的批判與借鑒中實現自身的創新與發展的。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中國不斷借鑒吸收當代世界社會主義的發展經驗,因地制宜地推進我國的現代化建設,使社會主義在中華大地不斷發展壯大,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發展模式以及參與全球治理的方式,憑借獨特的發展路徑與現代化模式,為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建設和世界的發展進步提供了現實依據與理論借鑒。未來中國實現更好的發展,要立足自身的發展實際,進一步加大世界文明之間的交流和互鑒,綜合考量世界各國的發展訴求,共同制定人類未來的發展規劃。

  在新時代,面對人類社會普遍存在的發展困境與嚴峻挑戰,中國共產黨將“未來世界走向何方”作為推進中國發展進步的關鍵問題來思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地將中國自身的發展與世界各國的發展結合起來,根據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開啟了中國在新的歷史方位下審視世界未來發展方向的新篇章,對如何推進世界繁榮發展作出了新的理論思考和實踐探索。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出將使中國更好地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使世界更好地了解和認識不斷發展進步的中國對于世界文明和人類發展的重要意義和歷史作用。

  (一)為全球共治貢獻了中國智慧

  隨著經濟全球化與全球治理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國與國之間的交往也邁入了新的征程,這種日益密切的聯系不僅表現在經濟層面,而且世界各國在政治、文化、生態等方面日益顯示出其共生性特點。“全球化首先是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識,世界所有國家和民族已經被納入一個休戚與共、相互依存的‘風險共同體’”[1]。當今的世界格局面臨著重大變革,尤其是隨著網絡社會的崛起,無形中增加了全球治理的難度,加之霸權主義、強權思維、氣候變暖、恐怖主義等問題層出不窮,單個國家的力量已經不能滿足全球治理的緊迫要求??v觀人類社會的發展歷程,盡管不同國家生產力發展程度各異,現代化模式千差萬別,文明呈現多樣化趨勢,在面對共同的發展難題時,仍然需要培育榮辱與共的共同體意識??梢?盡管當今世界仍以資本主義現代化發展模式為主導,但是面對全球性問題,國與國之間必須超越地域界限、共同協作處理國際問題,各國亟須通過構建共同體的方式,圍繞全球治理建立一系列能夠引領世界經濟、政治、生態等共同發展的規則和組織機構,以此來擺脫單個國家的認識與發展的局限性,突破“西方中心主義”,變革全球治理模式,構建新的世界秩序。

  面對瞬息萬變的世界格局,紛繁蕪雜的國際權力變動,國際力量呈現出“東升西落”的趨勢,非國家行為體的崛起,促使以國家為中心的世界秩序日益朝著“去中心化”方向轉變。面對世界新的發展態勢,已不能依舊沿用舊的秩序來應對新的國際社會問題,要勇于開創新方式來應對新問題。為構建新的世界秩序,各國紛紛建言獻策。例如,俄羅斯倡導建立基于制度合作的多極世界秩序;發展中國家旨在建立平等化地參與國際事務管理的新秩序。與此同時,隨著全球性問題在政治、經濟、生態等方面日益顯現,任何國家作為單個的行為體都無法獨善其身,國與國之間要在尊重彼此多樣性發展道路的前提下,全面發揮自身優勢,在團結協作中完善全球治理。

  縱觀整個國際局勢,在世界普遍交往的進程中,全球性問題始終是各國謀求發展不得不面對的共同問題,如何實現人類共同發展,人類未來該向何處發展,積極構建能夠促進世界和人類永續發展的命運共同體成為時代必然[2]。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超越國家和意識形態的‘全球觀’,表達了中國追求和平發展的愿望,體現了中國與各國合作共贏的理念,提交出一份思考人類未來的‘中國方略’”[3]。

  (二)開辟了中國走向世界的新征程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中國在制度創新與理論創新的引領下逐步崛起,中國自身的綜合實力決定了中國要承擔更多的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的責任,基于這樣的國際地位和由此所要承擔的責任與義務,中國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構想,呼吁在統籌世界整體性發展的視域下應對全球治理問題,謀求人類的永續發展。

  隨著中國制度優越性不斷顯現,中國在科技、經濟、社會、外交等多個領域拉近了與世界的距離,人類命運共同體將為中國全方位走向世界開辟新的路徑,中國將把自身的繁榮發展惠及世界各國,在擺脫貧困、實現小康、走向富強的偉大征程中,始終將推進世界發展、繁榮人類文明作為頭等大事。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積極發揮和運用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作用,積極參與推動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眾多全球性組織的管理創新,同時推動構建了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新發展銀行等新興國際機構,致力于在共贏發展中維護世界和平穩定,彰顯了中國作為新興發展中大國的實力擔當,提高了自身的國際認可度和影響力。

  未來,中國將在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踐中,持之以恒地解決時代提出的新問題,滿足世界發展中的多樣化需求,致力于探索能夠將人類成功引向可持續發展的和平之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是各國人民的期待,也是我們這一代政治家應有的擔當。”[4]539

  隨著中國的迅猛發展,中國在經濟、政治等方面與世界各國形成了多層次的利益交匯,作為后發現代化國家,在世界經濟發展、國際合作交流的實踐中使中國的和平共贏的發展理念得到了有效表達,中國不僅成為世界發展的獲益者,而且成為重要的貢獻者和推動者。面對世界經濟的復蘇與發展方向問題,中國的對外開放格局不斷擴大,為持續推進世界經濟的增長貢獻了重要力量,與世界結成了多形式的休戚與共的利益共同體。

  作為新興的發展中大國,中國的崛起之路也充滿了爭議與質疑,西方有些勢力大肆鼓吹“中國威脅論”和“中國崩潰論”來唱衰中國。中國亟須在擴大與世界的聯系中傳遞中國聲音,建構自身的話語體系,使中國的真實想法與愿望得到全面表達。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構想,是時代發展的必然,是中國外交理念的升華,中國將在與世界互動的過程中,“充分表明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5]。崛起的中國在推進全球治理的過程中,將堅持走開放發展之路,在與世界的交流互鑒中,實現共同發展進步。中國將始終堅持“達則兼濟天下”的中華傳統責任觀,堅持共同協商的原則積極參與國際事務,應對經濟政治等層面的眾多難題;中國將共建美好世界作為自身的最大價值追求,以破解經濟、安全、環境等層面的治理難題;中國始終將實現全球共享發展成果作為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根本落腳點,將中國智慧貫穿于全球治理實踐中,力求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中,使廣大發展中國家擁有更多參與全球治理的主導權。

  二、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面臨的新挑戰

  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作為中國走向世界的重要途徑,注定不是一帆風順的。面對磨難與挫折,中國要在堅定自身發展道路的基礎上,堅持居安思危,秉持憂患意識和問題意識,做好有效應對實踐中不斷出現新問題的各項準備。

  (一)世界面臨著多重全球性安全因素的影響

  維護世界的共同安全是順利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實現全球共治的主要內容和根本落腳點。當今世界面臨著多重全球性的傳統安全因素與非傳統安全因素的影響,世界各國在安全層面面臨嚴峻挑戰。綜合考量全球安全形勢,以往舊的安全理念已不適應當前的全球安全發展要求。一個國家的安全往往是以維護和保障鄰國的安全為前提和基礎的,因此,世界各國要攜手共進,勇于在思想觀念層面開拓創新,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戒除一些國家在推進構建安全共同體中的“搭便車”心態,形成共享、共建的安全格局。

  綜觀當前的國際環境和國際形勢,國際關系圍繞共同營造一個安全的世界而展開。盡管世界各國為了維護國家安全,進行過各種嘗試,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全球安全仍面臨各種威脅和眾多問題,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維護全球安全工作、參與安全治理的主體國家之間的矛盾頻出,如中美、中日、俄歐等大國之間的分歧以及治理主體之間的合作意愿強弱與利益沖突成為影響全球治理實踐的重要影響性因素;二是全球性安全問題不斷增加,安全問題的性質越來越趨向復雜化,傳統安全領域對安全治理的需求不斷增加,在全球安全治理實踐過程中存在嚴重的供需失衡;三是全球安全治理的公正缺位問題,一些霸權國家缺乏大局意識,在參與全球安全的治理實踐中,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橫行,某些國家憑借自身在治理體系中的主導地位,視聯合國合法框架如無物,一味地干涉別國內政,嚴重破壞了安全治理的民主性和公正性。

  隨著全球安全合作的不斷深入,共建安全祥和的世界成為國際社會共同關注的重要議題,對于全球安全的治理和維護,需要通過主權國家構成國際行為體以及通過共同治理的方式來實現。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經濟全球化時代,各國安全相互關聯、彼此影響。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從別國的動蕩中收獲穩定。弱肉強食是叢林法則,不是國與國相處之道。窮兵黷武是霸道做法,只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6]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一個包容性與開放性的體系,針對不同國家的安全問題,要對癥下藥制定相應的安全機制與保障措施,著力促進全球安全體系的構建,為推動人類社會發展與世界繁榮進步提供發展前提和安全保障。

  (二)變革現存經濟治理體系面臨巨大挑戰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堅持與時俱進,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4]481,開創了人類審視世界發展前景的新視角,為全球經濟治理提出了方向性的啟示,是一個不斷解決全球經濟發展難題、變革和創新經濟治理模式、構建經濟利益共同體的過程。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中,世界各國只有在相互協作中結成利益相關的共同體,才能實現全球性的利益共享與世界領域的發展共贏。全球經濟治理工作能否順利推進,直接影響著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推進進程。結合當前世界經濟形勢,以及世界各國謀求繁榮發展、各國人民對于幸福生活的美好訴求,在全球治理的框架下,變革現階段的經濟治理體系、構建利益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勢在必行。

  2008年,金融危機對全球經濟的重創,改變了主權國家與世界的關系,加深了各國對經濟共同體的認識,然而世界經濟至今復蘇乏力,增加了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在經濟治理層面的困境和挑戰。其主要體現為:一是在一些西方大國霸道強權的政策主導下,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發展與治理中缺乏發言權和決策權,盡管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大國在全球化的進程中為促進世界經濟發展方面貢獻了重要力量,但其貢獻與實際享有的權利卻呈現出不對等狀態,相當有限的權利致使廣大發展中國家無法切實參與世界經濟發展方式與治理規則的制定;二是現存的經濟發展與治理體系陳舊,需要隨著國際形勢與時代的變化不斷完善與創新,變革以西方大國為核心所制定的治理規則,結合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的權力分布狀態,充分保障所有主權國家的權利和利益,構建新型的經濟發展與治理體系;三是由于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的主體日益趨于多元化的特點,全球治理過程中跨國公司、全球公民、社會組織等非政府組織的影響力不斷增強,全球經濟存在“集體行動困境”和“公地悲劇”[7]。

  (三)全球環境治理成為治理主體利益角逐的重要領域

  建設清潔美麗的世界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在生態環境領域要實現的主要目標,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在生態層面面臨著多重問題。生態問題的產生有著深刻的歷史根源和實踐根源,全球性的生態問題是各國在經濟全球化的大潮中,追求強國富民夢想的歷史遺留問題,需要各國勇于擔當、攜手共進、付諸長時間的生態治理實踐來解決。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中國為解決全球環境及生態治理難題提出的新方案,通過倡議各國要建立共同體思想,協同推進全球環境治理,體現了中國加強全球環境治理的決心,為推進全球環境治理的國際協作提供了思想借鑒。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始終堅持將“全球環境治理”的思想作為我國制定發展戰略的重要原則,并以此來推進全球治理體系的重大變革。中國在實踐中鼓勵支持綠色發展,重視科學解決現階段經濟發展中出現的生態環境問題,通過生命共同體的構建,讓美麗中國的美好愿景傳向世界,在共建美麗世界中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隨著世界各國日益關注經濟繁榮發展背后的生態環境問題,廣大發展中國家與西方發達國家在全球生態環境領域開展了廣泛的交流合作,全球環境治理雖然在不斷推進,但是無法從根源上扭轉環境污染不斷惡化的趨勢,全球的環境治理工作仍然任重道遠,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在人類命運共同體提出后,雖然越來越多的國家積極參與到共同體的構建過程中,致力于生命共同體的構建,但是,因為參與全球環境治理的主體國家之間的發展程度與實踐能力各異,對環境的訴求千差萬別,導致各國在參與全球治理的預期目的和實踐訴求方面存在很大差異;二是各國在全球環境治理方面想法眾多但缺乏切實的執行力,且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教科文組織等與全球環境治理密切相關的組織在應對環境治理方面缺乏必要的分工與協作;三是近幾年由于逆全球化的影響,加之現有的國際治理機制仍存在很多問題,增加了全球環境治理的難度。一些國家在國際上不斷采取單邊主義行動,例如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嚴重阻礙了全球氣候治理的進程,加之,伴隨新興國家的不斷崛起,全球環境治理演變為治理主體利益角逐的重要領域。

  三、新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推進與發展

  當今世界,全球性問題日益增多,人類社會的相互依存度不斷提高,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把握時代發展大勢,以增進人類社會福祉為價值追求和根本目的,不斷推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踐創新與理論創新,以豐碩的成果向世界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與理論優勢,為解決全球治理問題提供了新的路徑,貢獻了中國智慧。

  (一)以新的理念積極引領全球治理

  “理念引領行動,方向決定出路”[8],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中國積極參與和引領全球治理的具體實踐,需要全新的理論予以指導。在跌宕起伏的全球形勢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思想精華與和平發展的時代要求有機結合,提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在思想理論層面回答了“人類社會該向何處去”的時代之問,充分體現了新時代國際社會對全球治理的共同要求。

  一個新的理念從它的提出到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需要經歷“質疑—認同”的過程,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在全球治理的框架內接受了實踐的考驗,借助于在國際組織中的大力倡導,不斷在世界范圍內達成共識。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的提出,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由少數國家壟斷全球事務、獨享全球治理成果的現狀,保障了所有參與全球治理的利益方享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和權利平等,為真正實現治理成果的共享創造了有利條件。近年來,隨著共商共建共享全球治理格局的形成與完善,中國的全球治理方略日益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增強了發展程度各異的國家為全球治理建言獻策的決心與信心,保障了國際交往的順利推進與世界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將為廣大發展中國家平等參與國際事務提供平臺與機會,不斷提升主權國家全球治理的能力,推動國際關系趨于民主化。

  “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作為國際安全合作的行動指南,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打造提供了堅實的安全基礎,是中國引領全球治理的根本原則。它與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共同為經濟利益共同體、安全共同體、生命共同體建設提供理念引領?,F階段,世界的熱點問題不斷升溫,非傳統安全問題日益突出,安全威脅的多樣性和復雜性日益顯現,很難單靠一個國家來應對層出不窮的安全問題。維護世界安全急需各國將經濟領域的合作交流,拓展到政治、安全、生態等領域。“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的提出,摒棄了“零和游戲”的傳統安全觀,對構建和維護亞洲以及世界命運共同體發揮著關鍵作用,是開展全球治理合作的有力保障。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始終堅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在實踐中致力于探索全球安全治理規律,力求通過增進政治互信來保障各國的經濟社會平穩發展,為亞太安全合作樹立合作共贏的新思維,為亞洲以及世界和平創建更加良好的外部環境。新安全觀是中國作為實踐的“先行者”就世界安全問題提出的新理念,同時將在構建全球安全體系中發揮方向性的指引功能,它的貫徹落實將在全球普遍安全的前提下,滿足不同國家多樣性的安全需求,不斷深化中國與世界的交往。

  (二)以“一帶一路”打造對外開放新格局

  “一帶一路”既是中國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也是關鍵一步,還是新形勢下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具體實踐,更是中國帶動“一帶一路”周邊國家實現協同發展的重要方式。“一帶一路”建設,以保障周邊國家利益、滿足各國發展需求為根本價值追求,倡導周邊各國在日益緊密的經濟聯系中不斷開展交流合作,引導和鼓勵沿線國家積極應對經濟治理領域中的挑戰和問題,共同為全球經濟治理建言獻策,在全球治理的實踐中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和發展。

  多邊合作機制的構建在“一帶一路”的推進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F階段,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隨著世界普遍交往和經濟社會發展發生了復雜而深刻的變化,世界各國在發展層面面臨著眾多共性問題。在此背景下,中國提出“一帶一路”,順應了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信息多元化的發展潮流,力求縮小生產力發展程度的差距,改變沿線國家發展的相對不平衡狀態,起到了聯通中國夢與世界夢的橋梁與紐帶作用。

  近年來,中國在推進同“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交流與合作中,不斷開展雙邊、多邊外交,取得了顯著的階段性成果。在中國的推動下,多項雙邊及多邊合作規劃得以簽署和實施,吸引了眾多國家致力于“一帶一路”的建設,促進了周邊國家的共同發展,實現了不同程度的共同富裕。此外,中國充分利用上海合作組織、中阿合作論壇等地區性多邊合作組織,發揮聯合國“作為協調各國利益沖突的共同體”[9]的作用,不斷推動構建各類多邊合作機制,旨在“建立起由中國主導并能夠深入融入世界的經濟、政治、文化等多方位的合作平臺與機制”[10]。同時,中國積極參與構建博鰲亞洲論壇、中國—南亞博覽會、中國—東盟博覽會等平臺,使“一帶一路”建設在長期發展中漸進改革,惠及更多國家和地區,使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更加深入人心。“一帶一路”在理念與實踐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完成了從“中國理念”到“國際合作”的飛躍,這些成果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當代實踐,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的重要內容。

  以“一帶一路”為核心推動共贏發展,促進互利共贏,結成資源共享的利益共同體,為破解世界經濟發展難題提供了重要路徑。在當今世界的發展中,諸多地緣政治熱點此起彼伏,參與“一帶一路”的眾多沿線國家存在巨大的政治互信赤字。“一帶一路”的提出,旨在增加沿線國家的政治互信度,在政治互信的保障下,實現本國的發展,促進鄰國的發展,帶動世界的發展,在各國的發展實踐中真正實現合作共贏、利益共享。讓“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在破除互信赤字后結成地域范圍內的共同體,在合力謀求實現共同體利益的前提下,推進全球共同治理的國際合作實踐,使發展更好地惠及全人類。

  2017年5月14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這是自該倡議提出以來,中方召開的規格最高、影響力巨大的國際性會議。中國將國際合作、共建、共贏作為會議的一個重要主題,致力于促進國際合作平臺區域更加開放與高效,國際關系網絡日趨緊密,使全球治理體系朝著公正化、合理化方向發展。2019年4月25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召開彰顯了中國在全球共治理論下堅持共建共享、堅持驅動創新戰略、追求多元主體基礎上公平與民主的決心,標志著超國家共同體的治理理念得到更多國家的認可和贊同。這也是中國作為新興大國積極構建中國特色話語體系、積極創造與發達國家在國際事務上平等對話機會的有力嘗試。今后中國將一如既往地把推進“一帶一路”作為我國的重要發展戰略,不斷創新大國治理模式,變革全球治理體系,推進國家間、區域間的共贏發展。

  (三)以機制創新構建全球治理新模式

  一個完善、高效的全球治理機制,對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F階段,國際交往日益密切,全球治理面臨著安全、經濟、環境等多重難題,在全球范圍內建立促進人類自由全面發展、世界繁榮進步的共同體,沒有可以借鑒的成功先例,只有不斷在改革中破除全球治理機制弊端,在創新治理模式中實現發展。2017年,在世界經濟論壇開幕式上,習近平著重強調了打造公正合理治理模式的重要性,倡導在實踐中通過推進構建新型大國關系,開展多邊外交,轉變中國的全球治理角色來創新全球治理機制,不斷完善國際治理機制,破解全球治理困境。

  1. 構建新型大國關系實現共贏發展。

  發展穩定的新型大國關系,為中國富強之路提供良好的外部環境,既是維護世界和平與安全的重要舉措,也是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重要內容。隨著中國的不斷發展,作為新興大國能否跨越現代化過程中的各種“陷阱”,日益成為全球關注的熱點。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在外交領域,始終堅持合作共贏的發展理念,積極借鑒世界發展歷程中的國家治理經驗,致力于構建穩定的大國關系,不斷推進與主要大國建立穩定、友好的雙邊關系,對于推進世界一體化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當今國際形勢下,大國關系正面臨新的調整。中國在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發展利益的前提下,積極推進新型大國關系的構建,積極有效地應對中美之間的分歧,拓展深化中美交流、合作的領域;在發展中俄關系方面,通過良好戰略伙伴關系的建立,中俄雙方政治互信度不斷提高,有利于推進重大國際問題的解決。在中歐關系中,隨著中歐建設性伙伴關系的深入發展,全面伙伴關系的持續推進,雙方合作關系呈現出寬領域、多層次的特點,未來雙方將致力于打造和平、發展、改革、文明等四大伙伴關系,為推進新型大國關系的構建注入了新的能量。

  2. 以開展多邊外交,消解治理主體的沖突與矛盾。

  注重多邊主義,開展多邊外交是構建新型國際體系、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關鍵因素。當今世界,國際沖突時有發生,時代呼喚全新的全球治理體制來維護世界和平,“而多邊主義在化解大國經濟政策沖突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多邊主義顯著緩和了二戰后美國、西歐、日本之間經濟政策沖突而引發的矛盾”[11]。

  一直以來,西方發達國家是全球治理的主要主體,隨著世界權力重心的轉移,全球治理的重心也發生了轉變,未來的全球治理不再是西方發達國家的主場,將是新興大國與西方大國的協同治理。近年來,中國在發展過程中不斷通過開展多邊外交協調與各國利益關系,解決了全球治理機制中多種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中國積極參與推動IMF份額改革,推進成立新的國際金融機構,先后舉辦了APEC峰會、G20杭州峰會等多邊峰會,展現了中國承擔全球治理重任的擔當與胸懷。此外,為了創新多邊外交路徑,中國創建了“一帶一路”、亞投行等國際組織,保障了多邊外交的順利開展,創新了世界各國參與全球治理的方式。

  3. 踐行新的發展思路以實現共同發展。

  “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等五大發展理念構建了一個開放性、包容性、創新性的體系,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了思想準備,為推進全球治理提供了新的指導理念。人類生活在一個地球村,全球治理問題是人類必須面對的共同課題。為了保護人類自身的生存空間,世界各國要勇于在實踐中總結新經驗、提出新理念,在合作交流中共同破解全球性的發展問題,不斷創新全球治理模式。以綠色發展,推進美麗世界建設;以創新驅動戰略,創新全球治理機制;以協調發展和共享發展,實現合作共贏與共同繁榮,將世界建設成為真正休戚與共的發展共同體、利益共同體和生命共同體。

  4. 以大國擔當積極推進全球協同治理。

  中國作為新興的發展中大國,正在完成參與全球治理的角色轉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推進過程同時也是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過程,中國自加入IMF和世界銀行以來,在參與全球安全治理、經濟治理、環境治理的進程中,一直處于“被治理”地位。隨著中國的發展壯大,中國在民族復興之路上不斷勵精圖治、砥礪前行,中國逐步走上了治理世界的舞臺并日益接近世界舞臺的中央。G20杭州峰會作為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嘗試,標志著在全球治理轉型的過程中,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大國,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引領作用,中國將逐步推進全球治理體系的革新,使全球治理逐步走向多元協同治理。

  2020年,迅速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為人類敲響了在生物安全領域的警鐘,是對我國生物安全治理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驗。生物安全是人與生物圈建立良好關系的重要保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中,系統規劃和統籌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以此來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這就要求我國今后要依靠科技的進步和科研能力為生物安全提供堅實基礎。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在傳染病防治和生物安全重點專項中取得重大的科技創新成果,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提供了重要技術支持,其中,傳染病預警監測實驗室網絡體系、病原體的快速識別鑒定體系以及針對傳染病危重患者的救治新技術等科技創新成果,大大縮短了疫情發生之初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的確定,為疫情的防治、病患的救治工作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實踐,向我們昭示了重大傳染病以及生物安全風險對于國家的安全發展、社會的和諧穩定的影響程度,深刻揭示了公共衛生科技創新對于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性,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群眾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所在。

  當今世界,在少數發達國家主導的霸權政策下,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合法權益和國際地位尚未得到切實保障,在“世界政府”難以成為現實的前提下,作為新興發展中國家的中國正積極發揮大國引領作用,呼吁世界各國不斷加強溝通合作,促進世界經濟可持續、平衡增長。一直以來,中國致力于實現自身在全球治理中的角色轉變,力圖以公正、合理為基準,摒棄國際秩序中的不合理因素,積極推動國際新秩序的構建,不斷提升廣大發展中國家參與國際事務的能力,拓展世界各國平等參與全球治理的領域,切實保障國際秩序和國際關系的民主和公正。

  參考文獻:

  [1][德]烏爾里希·貝克.自由與資本主義——與著名社會學家烏爾里希·貝克對話[M].路國林,譯.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104.

  [2]向玉喬.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倫理意蘊[J].湖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3):1-12.

  [3]國紀平.為世界許諾一個更好的未來[N].人民日報,2015-05-18(01).

  [4]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5]王易.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J].思想理論教育,2018,(1):25-29.

  [6]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696.

  [8]習近平主席在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和訪問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時的演講[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22.

  [9]周安平.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探討[J].法學評論,2018,(4):17-29.

  [10]于瀟,孫悅.全球共同治理理論與中國實踐[J].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8,(6):71-82,204-205.

  [11]龐中英.1945年以來的全球經濟治理及其教訓[J].國際觀察,2011,(2):1-8.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微信麻将软件代理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 千炮捕鱼无数无限1万亿版 湖南麻将有哪些玩法 哈尔滨麻将app 百赢棋牌2019下载 天津快乐10分预测 吉林十一选五规则 海南够力排列五下载 星悦陕西麻将安卓版 四人打麻将免费下载 下载梅河口大嘴棋牌刨幺 七乐彩最高奖金是多少 nba灰熊vs网队录像 沈阳麻将技巧娱乐麻将